做一個心中有愛,眼裏有光的特教老師
2021-01-06 14:06
來源: 深圳新聞網
人工智能朗讀:

做一個心中有愛,眼裏有光的特教老師

見圳客户端·深圳新聞網2021年1月6日訊(記者 陳彬 通訊員 劉豔春)2008年高考填報志願的前一天,她無意中看到中央電視台一檔關於雙胞胎自閉症兒童家庭實錄的節目,兩位三歲的自閉症寶寶對於家人的呼喚充耳不聞,對日夜照顧自己的爸爸媽媽情感淡漠,透過屏幕看到孩子父母無助的眼神,深深觸動她的內心。當時,她對“自閉症”這三個字毫無概念,但也是從那一刻起,她對這個領域產生了濃厚的興趣,並有個信念在告訴她:想盡自己的力量來幫幫這羣特殊兒童,幫幫他們的家庭。基於這樣的信念,在填報志願的那一刻,她毫不猶豫的選擇了特殊教育。她就是深圳市光明區鳳凰學校特教班班主任汪電瓊老師。

畢業後,汪電瓊如願以償地成為了一名特教老師,時隔多年,她依然清晰地記得走進光明職康中心特教班給孩子們第一次上課的情形,“當我滿懷激情開始我的教學時,卻發現有的孩子開始離開座位滿教室奔跑、有的孩子自顧自玩起小手、有的孩子一邊搖晃座椅一邊在自言自語,只有一兩名學生在配合着我的教學,這和我想象中的課堂大相徑庭。”

課後汪電瓊老師反思良久,首先,對學情沒有足夠地瞭解,未根據學生實際進行分層教學;其次,對於教學目標的設定不夠精準,課堂缺乏趣味性。接下來,汪電瓊一邊請教有經驗的老師,一邊自己閲讀相關書籍、參加各種培訓,努力提升自己的專業技能。在這裏,不僅僅進行集體教學,也對幾十位孩子分別進行一對一的個別化訓練,在訓練中,對於普通孩子輕而易舉就能學會的動作、指令、數字、詞語,特教班的孩子往往要經過幾十上百次的重複和強化才能掌握。每當孩子有了小小的進步,汪電瓊甚至比他們的父母還要激動。看到越來越多的孩子能夠有所收穫,聽到孩子父母認可的話語,她愈加堅定當初的那份信念。

以生為本,因材施教

秉承着“以學生為本”的理念,汪電瓊老師開始探索如何從學生的實際出發,讓每一個孩子都能在自身的基礎上得到更好的發展。蘇霍姆林斯基説過:“每一個兒童身上都藴藏着某些尚未萌芽的素質,這些素質就像火花,要點燃它,就需要火星......教育最最重要的任務,就是不要讓任何一顆心靈裏的火藥未被點燃,而要使一切天賦和才能都最充分的發揮出來。”而要做到這一點,就必須要關注到每個孩子的特質,做到因材施教。“班上有兩個孩子肢體協調性較好,節奏感較強,於是我就安排他們擔任課間操領操員;有個孩子物品歸置能力較好,我便安排她擔任玩具派發、回收小助手,並協助老師教會其他同學學會如何歸置玩具;有兩名同學勞動技能較佳,我便安排他們跟隨生活老師午餐後清理餐桌和幫助同學清洗勺子。孩子們從最初的畏縮,到開始嘗試參與,再到長期的堅持,每個孩子都有事可做,都能在各自的小領域提升自己。”

今年突如其來的疫情讓特教班的教學面臨巨大的考驗,由於生活適應科目對於低齡段特殊兒童注重操作和實踐,可是空間的相隔,讓汪電瓊老師無法對孩子們手把手教學。於是,她萌生了親自拍攝教學小視頻發送給家長進行家庭輔導的想法,一部手機、一台電腦、一個支架成為了疫情期間的備課工具,慢慢學習如何拍攝、剪輯、錄音、合成,往往一個幾分鐘的成品教學視頻,都要花上幾天才能完成。根據教學內容,汪電瓊會對不同程度的學生布置不同的操作任務,家長收到視頻的時候,能夠簡單易懂,便於操作。

不忘初心,砥礪前行

2019年,汪電瓊進入到鳳凰學校特教班,擔任班主任,同時任教生活適應科目。在這裏,她遇到了從教路上的導師—劉秀珍老師,“她教會我如何在集體教學中構建差異化教學,如何實施個別化教育,如何進行有效的班級管理,讓我的方向更清晰。在這裏,我除了日常教學和班級管理工作外,還承擔了德育、宣傳、家委會、校本教材編寫和為重度殘障兒童送教上門等工作。在特殊兒童教育方面,我注重培養學生良好的日常生活和行為習慣,包括晨間的問好、個人衞生、用餐禮儀、書包的整理、寢具的收拾等。同時注重家校之間的溝通,定期與家長反饋學生在校的表現,定期家訪,瞭解孩子在家的情況,因為一個孩子的成長一定離不開學校和家庭的共同努力。”

紮根特教已然十個年頭,在課堂中,汪電瓊是一名老師,教孩子們知識;在課後,她充當孩子們的大姐姐,跟孩子們一起玩鬧,帶他/她們逛社區、進商店購物;生活中,她有時又像一位嘮叨的老母親,看到孩子們指甲長了忍不住要剪一剪,看到有些女孩子午睡起牀凌亂的頭髮會幫忙梳一梳,看到由於上火嘴脣開裂的孩子,自掏腰包買脣膏給孩子抹一抹,只為讓孩子減輕疼痛......“每一次與孩子的相處,讓我感覺幸福與温暖,是他/她們讓我慢下腳步感受這個世界。在未來,我也將一直行走在幸福的特教路上,做一個心中有愛,眼裏有光的特教老師。”


[編輯:陳彬]